博客网 >

发表于香港《名家》杂志2003年第5

...

 

——记艺术家阎正先生

 

朱正安

披着一身星月,穿过喧闹如昼的弯弯街市巷陌,回到略略有些凌乱的蜗居,这是一个热浪迫人的夏夜,飞速旋转的电风扇,依旧抵不住这南方都市的燥热。

 


    静穆如斯的夜晚让自己从尘缘都市的纷扰中释放开来,捧读一本好书历来是我不变的选择。今夜,阎正老师的《情寄八荒之表》则是我的首选。品读先生的美文,让人讶异之后有欣喜,让人一读二读不释手,大雅君子果不言虚,文如其人可以窥见一斑。此时感觉一丝爽人的清凉传来,那是先生的美文由心生发出来的快意清风,醉人且清心。 

 先生之名久闻,之文早阅,仰之幕之先以镶在心格。“随缘即是福”,某年某月某日与先生的相逢,我以为是慈悲的佛陀为了成全我的一个心愿,有幸聆听先生诲教终究亦是缘是福。

 先生乃河南孟津人氏,幼承庭训,家学渊源,身世坎坷,学习工作辗转大半个中国,自幼喜文爱画博学多艺,穷其一生笔耕不辍醉心于写作书画艺术事业。具有书画家、艺术评论家、导演、收藏家等多重复杂身份。其著作颇丰且有广泛影响,涉猎众多领域皆有出彩,堪称“艺坛怪杰”。既是实践者,又是研究者;即是传播者,又是思想者;是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常为他人作嫁衣的谦谦君子。其人精行俭德,心襟不染,剑胆琴心,古道热肠,广结艺坛画友;崇尊先辈大师,扶持后学新人,其文深幽恬明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