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美女博客

那一世,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

今夜月华如水,独立窗前人憔悴。光阴淼淼,叹旧情依依似水东流,忆前尘事满目凄凉,如今爱恨绵绵物是人非。此时此刻,突然有一种冲动,只想听听仓央嘉措的情歌。我佛犹念世间情,我等俗人情何以堪。来吧,借仓央嘉措的情歌,讨一些情爱温暖我如冰的心。

转眼间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,年少英俊的六世达赖啦嘛脚踏莲花,迎着高原呼啸千年猎猎大风,飞扬起他红色的僧袍,在湛蓝得让人眩目的天空下,缓缓向我走来,背景里伴着佛乐梵音丝丝萦绕,身后印衬着布达拉宫的金顶,那是怎样一种飘逸的风流啊于是在这个很深很深的夜里,令我遥想起三百多年前这个奇异男子——仓央嘉措。

翻出仓央嘉措的诗歌细细品读,一遍一遍听着由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仓央嘉措的情歌。我佛慈悲,采摘下这一枚苦菩提,在灯下冥想忧思,一点点让我纠结如乱麻的心渐渐平伏,走出迷障,沦陷在这禅音慧乐之中,不能自拔。

作为达赖喇嘛,仓央嘉措为人所知,不因为他佛法上的高瞻才学更因为他洒脱不羁的个性,背离慈悲佛法安然入世的传奇情爱故事,更有甚者是因为传唱百世的情诗,可谓字字惊艳、句句惊心,一如飞剑般洞穿你的心肺,入了你的骨髓,翻腾出无端情愁,掀起爱海惊涛。读他的情诗会忍不住怅然,沾了无奈而锁紧眉头,却又有了会心的笑意留在唇边,心不禁追随他的踪影而去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公元1683年,仓央嘉措出生在藏南门隅拉山下的宇松地区乌坚林村一户农民家庭。他的家族世袭信奉宁玛派佛教也即红教,世代相续修持密宗。仓央嘉措很小的时候即被当时的藏王第巴·桑结嘉措选为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。16979月,仓央嘉措在浪卡子随五世班禅洛桑益西出家,并于同年十月在布达拉宫坐床。从此,仓央嘉措开始了他作为藏传佛教最大教派格鲁派(黄教)的教主和名义上的政治领袖生涯。

仓央嘉措在著名学者桑杰嘉措的精心培养下,学习天文历算、医学及文学等,对诗歌的造诣尤其深。布达拉宫的“美德丹集”殿,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寝宫。由于当时的政治斗争,仓央嘉措被确定为转世灵童迎到布达拉宫时,已经十五岁。正是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,非常不习惯戒备森严的宫里生活,尽管是雪域最大的圣王,却不问是劫是缘,只为了忠于自己的一颗心,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,竟逾越一切的禁忌,宁可背负世间的罪名,也要留恋世俗的情爱。仓央嘉措没有选择的降生到这个婆娑世界,人生之路也不能有任何的自主权,命运就这样把一切都预先安排好了。

流浪在拉萨的街头,脱下僧袍他只是世间最美的情郎,一样要为了追求心爱的女子,尝尽忧伤、焦虑、叹婉、哀愁、悲苦、欢欣、甜蜜等千般滋味,诉说自己的被情爱牵痛所历的柔肠痴情,这些缱绻情怀,于是成就了多少动人心弦的靡靡之音,谱就了一首首缠绵的“情歌”。传诵至今他的诗歌约66首,因其内容除几首颂歌外,大多是描写男女爱情的忠贞、欢乐,遭挫折时的哀怨常常化装成平民,出游民间,传说他还爱上了八廊街上一位美丽的姑娘玛吉阿米,在一个下着大雪的深夜,仓央嘉措偷偷下山,私会情人,结果在雪地上留下脚印让事情败露了。

1701年西藏政局发生变动,固始汗的曾孙拉藏汗继承汗位,与第巴桑结嘉措的矛盾日益尖锐。到1705年第巴桑结嘉措买通汗府内侍,向拉藏汗饮食中下毒,拉藏汗发觉,双方爆发了战争,藏军败,于是第巴桑嘉措被处死。事变发生后,拉藏汗向康熙报告桑杰嘉措“谋反”事件,并奏称由桑杰嘉措所拥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,是假达赖,请予“废立”。

1705年,年仅二十多岁的仓央嘉措,作为上层统治阶级争权夺利的牺牲品,被康熙皇帝废黜,并降旨要求将仓央嘉措执志京师。此后有诸多传说,之一是仓央嘉措在押解进京途中,病逝于青海湖;传说二,仓央嘉措在路上被政敌拉藏汗秘密杀害;传说三,仓央嘉措被清帝囚禁于五台山,抑郁而终;传说四,好心的解差将仓央嘉措私自释放,他最后成为青海湖边的一个普通牧人,诗酒风流过完余生。或许远离布达拉宫是他的幸运,但愿曾经的他逃离多劫难的世界逍遥一生。

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:他自弃名位,决然遁去,周游印度、尼泊尔、康、藏、甘、青、蒙古等处,弘法利生,事业无边,最后到达蒙古的阿拉夏寺,隐居于此,年寿六十有余。此种说法,有他的弟子阿旺伦珠达吉《仓央嘉措秘传》为证,言之凿凿,越来越为史家所采信

这位藏民拥立爱戴的圣王,如此年轻就沦落为一场政治斗争的殉葬品,怎不叫人扼腕哀叹历史最终证明,他只是康熙想要除去和硕特部、准噶尔部等蒙古部族,从而统一西藏的一个政治牺牲品其真相是,康熙假意承认拉藏汗扶持的假活佛,但并不予以册封。而当六世达赖真正的转世灵童找到时,再加以保护供养,培养他成为和中央统一一心的政教领袖。经过数年准备,时机成熟,就在准噶尔部野心勃勃将拉藏汗消灭,意图染指西藏的时候,清军一统藏区的最佳时机到了。准噶尔部被消灭,清政府支持的七世达赖成为新的政教领袖。直到乾隆年间,才恢复了仓央嘉措六世达赖的身份宗教最终是要为政治服务。所以仓央嘉措的是必须的他不能不死,他不死,拉藏汗不会罢休,清政府也无法布局。因为必须,所以他的死便留下很多谜团

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着这一切,在一场尔虞我诈的政治风波中,于是仓央嘉措付出生命的代价,被选来成全这个和平的人。仓央嘉措就是那个精神灵魂世界里永远的追梦人,滚滚红尘追随着他的足迹与传说,鲜活的充满烟火气息的仓央嘉措,比活在冰冷字眼史书要可爱多。
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仓央嘉措藏语意为“音律之海”。仿佛一语成谶,究竟是一种巧合,还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他不同寻常命运?他离奇的身世,为世人传唱的情歌,在音律之海万古流芳。

追究仓央嘉措何以如此叛逆又不羁呢?仓央嘉措的世俗家中信奉宁玛派也即红教,但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。而达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则严禁僧侣结婚成家、接近妇女。对于这种清规戒律,仓央嘉措难以接受。十四年的乡村生活,一颗纯真稚心,自然天性只为世间灵性的美所感染,激发他源源不断的诗灵感。哪管生关死劫,射出的箭无法再回头,消融在红尘的情爱悲欢之中,做了一名迷失菩萨,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,反而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,写下了许多流芳百世的“情歌”。

如今仓央嘉措的身世遭际已经广为人知,他的情诗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传遍了全世界,至今仍不乏新的译作出现。仅仅是近百年间的汉语翻译,我所见到的就不下七八个版本。由此衍的艺术影响力也是巨大的同时给当代画家、音乐家、作家诗人等提供不竭的灵感和创作资源。如谭晶所唱的《在那东山顶上》,朱子岩的《那一世》,吴虹飞的《仓央嘉措情歌》等,经由当代优秀作曲家和歌手倾情打造的仓氏情歌格外的具有魅力,经由仓央嘉措加持的人间情爱,更凭添了几份神性光彩。

他之所以备受藏民爱戴,亦是他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人,而不是出世的佛,他的慧心触手可及,他血脉里流淌的心意与我们是相通的。只是命运之神为他筑起高墙,囚禁了他的身子,却囚禁不了他飞翼的不羁心。

又有哪个活佛能发出如此骇人的哀叹:“自叹神通空具足,不能调伏枕边人。”这分明就是一个为情所烦的普通男子,与凡人又有何差异。他正如藏人歌中所唱:“喇嘛仓央嘉措,别怪他风流浪荡,他所追寻的,和我们没有两样。”他的诗中有初识乍遇的羞怯,有两情相悦的欢欣,有失之交臂的惋惜,有山盟海誓的坚贞,也有对于负心背离的怨尤。由于特定的身份,所有的爱情最终指向的是幻灭,所以神王比常人更多地体验到怨憎虚无、苦痛深渊,仓央嘉措何尝又不是一个爱的布道者人生何来两全齐美的拥有,求之不得有遗憾才愈让人觉得更珍惜,有缺憾的人生才有意义,如果放下我执,放下妄想,如佛陀般超脱生死轮回,成仁成佛只是一念之间。

藏传佛教高僧曾对其评价:“六世达赖以世间法让俗人看到了出世法中广大的精神世界,他的诗歌和歌曲净化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,他用最真诚的慈悲让俗人感受到了佛法并不是高不可及,他的特立独行让我们领受到了真正的教义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关于仓央嘉措的情歌有着许多的传说需要论证,其中有于道泉所译最著名的那首:

从东边的山尖上,白亮的月儿出来了。

未生娘的脸儿,在心中渐渐地显现。

于先生为这首诗作过一则注释,说“未生娘”是对藏文ma-skyes-a-ma一词的直译,大略汉文“少女”的意思。但也有别出心裁的后人把ma-skyes-a-ma音译成了玛吉阿米,说这是仓央嘉措一个情人的名字,还由此敷衍出一些浪漫的爱情故事。而据庄晶先生的考证,玛吉阿米即非人名,译作“未生娘”也纯属误解,“这个词并不是指‘没有生育过的母亲’或‘少女’而是形容情人对自己的恩情就像母亲一样——虽然她没生自己。这个概念很难用一个汉语的词来表达。”

庄先生的考证已经是学界的定论了,那么,仓央嘉措是否真在这里有过一段风流浪漫的日子呢?世俗的人们不会关心这个问题,熙来攘往的游客们也从来就没在意过传说的真假,他们宁可相信曾经发生过这样优美又令人哀伤的传说,他们的内心需要一位能超脱世俗,只追求唯美爱情的圣人,仓央嘉措于是成为所有人内心寄托的那个梦,都希望在转经路的途中,遇见自己心里的那个人。

关于仓央嘉措“情歌”又有另一说法,历来多争议。有些人认为这些诗都不是情诗,而是政治性歌诗。犹如中国古代诗歌中的美人香草,实乃比兴寄托,隐晦地传达了仓央嘉措本人的处境,以及由于当时的历史原因所导致的许多难以明言的整个民族的苦衷。有些宗教界人士将其理解为“道歌”,如对美人的思念,就是对本尊的观想云云认为其中表达了仓央嘉措佛学中的某些观念。但应用这种说法很难将所有“情歌”一一合理解释,过于牵强附会,实在难以令人信服,而我是宁可相信,根据诗歌的内容将其理解为情歌更合理。

目前流传最广的一首仓央嘉措情歌,原来出处却是朱哲琴唱的一首《信徒》的歌,后来干脆更名为《仓央嘉措情歌》,歌词如下:

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

那一月,我转过所有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
   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   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
  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保佑你平安喜乐。
  那一天,闭目在经殿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。
  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  
  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  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啊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  那一刻,我升起风马,不为祈福,只为守候你的到来。
  那一日,我垒起玛尼堆,不为修德,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。 
  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
  那一年,我磕长头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 
  那一世,转山不为轮回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 

虽然并不是仓央嘉措的作品,然而优美的,贴合了人们想象中这位传奇人物所应具备的情感表达,因此而被误传为仓央嘉措写下的诗歌也就情有可原了。

根据一些藏学专家的研究,藏人的歌曲一般分为五种类型:一排歌,歌词大多是吉祥祝福的话,只在新年或婚嫁时才唱,平常没人唱;二大歌,这是在乡间农事完毕后宴乐上唱的,歌词冗长;三环歌,男女手拉手围成一个大环,左右旋转同声歌唱;四字母歌,以藏文三十个字母依次作为歌词中各句的第一个字,所以歌词以三十句为限,情人之间的唱和多为此形式;五短歌,一般每节四句,每句六个缀音,除少数六句、八句外,藏人口头随意吟唱的小调,及跳舞时最爱唱的也就是这一类。仓央嘉措情歌则属于第五类,即短歌。于道泉所译诗歌以四句为一节,是以西藏特定的短歌体裁,以藏人传唱习惯为依据的,并非像有些书中所说的那样出自于道泉主观裁定。

   

   第一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

第二最好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相思。

第三最好不相伴,如此便可不相欠。

第四最好不相惜,如此便可不相忆。

第五最好不相爱,如此便可不相弃。

第六最好不相对,如此便可不相会。

第七最好不相误,如此便可不相负。

第八最好不相许,如此便可不相续。

第九最好不相依,如此便可不相偎。

第十最好不相遇,如此便可不相聚。

但曾相见便相知,相见何如不见时。

安得与君相诀绝,免教生死作相思。

在于道泉的译本里,这首诗只有前边的“第一”和“第二”:

第一最好是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至相恋。

第二最好是不相识,如此便可不用相思。

从“第三”到结尾,则全部是后人的自由发挥,由于发挥得太好,所有读诗的人都从心里全盘接受,真是蔚为奇观。可见每一个人心里装的那个浪漫多情之梦,都融入在仓央嘉措的身上,分明成全的是我们内心的渴求。

仓央嘉措的诗歌前后有三名重要的译者,于道泉、刘希武和曾缄,唯于道泉学过梵文和藏文,刘希武和曾缄都不懂藏文。刘希武翻译的母本是一个藏英合璧本,故而“参证时贤英译及汉译语体散文”,用五言古体诗译出,如此首:

倘得意中人,长与共朝夕。

何如沧海中,探得连城璧。

獒犬纵狰狞,投食自亲近。

独彼河东狮,愈亲愈忿忿。

这种翻译简直就是二度创作,竟然用了连城璧、河东狮这样的汉文典故,反而削弱了藏族民歌特有的淳朴之风,就看你如何选择和理解了。而曾缄在读于道泉译本时嫌其太过直白无文采,以于道泉译本为母本,重新用七绝体把仓央嘉措情歌,按照自己的认识感觉又重新翻译了一遍。于是我们最熟悉的那句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就出自曾缄的译本。从严格意义上来论,这两句诗应该算是曾缄的原创了,再回过头来看于道泉译本里,仓央嘉措的原作根本没有这层意思,我们不妨对照一下:

若要随彼女的心意,今生与佛法的缘分断绝了;

若要往安寂的山岭间去云游,就把彼女的心愿违背了。

来看看曾缄的译本:

曾虑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
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这一比较就很清晰地看得出来,曾缄用前两句概括了于道泉译本四句的内容,后两句自由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完全是曾缄的自行创作。是的,痴爱着仓央嘉措的人们宁愿相信,这极具意境的句子,就是出于仓央嘉措的本意,是他不愿受世间法的束缚羁绊,向往自由和爱情真实心意写照。

作为最高领袖的达赖喇嘛,他首先是个世俗的人,有着常人的七情六欲,

所以他一样会爱人会有情感,一样不想背叛自己的心灵,去追求爱的人,注定他就要比常人多了几倍的痛苦,要去冲破这个牢笼这个桎梏。让我们再看看下面的诗:

幼年结识的心上人儿
  她的福幡插在柳树旁
  看守柳树的阿哥
  请别拿石头打它
  

福幡相当于对亡者的招魂幡,青梅竹马的姑娘离开了人世,仓央嘉措甚至无力去看守她的坟茔,尽管是让人仰望的喇嘛,那又如何?没有爱情的心就像干枯的河流,如枯树再也不能发芽成长,仓央嘉措的诗越是直白越能表现那种断肠的痛。他的思恋已超越了神佛的界线,谁说神就不能有爱,谁说达赖喇嘛一生就要伴坐油灯,他心底的悲伤,谁能看见?
  

想她想的放不下
  如果这样去修法
  在今生此世
  就会成个佛啦

问问倾心爱慕的人儿:
  愿否作亲密的伴侣?
  答道:除非死别,
  活着永不分离!

佛应该是这样成的吗?他的苦修是思念,这种思念超越了所有肉体的苦难,那种锥心思念比下十八层地狱还痛苦。不禁又让人想起那句“问世间情为何物?只叫人生死相许”的诗,是啊,这世间还有什么比个情字更痛苦的呢?曾经永不背弃的誓言,要拿什么去践行!仓央嘉措的直白让人心碎,让人热泪盈眶,死去的爱人再也不见,仓央嘉措的心难道还活着?

于道泉可能过于忠实藏文的准确意思,有些偏口语化的翻译,少了诗歌的韵味,上面几首引用的多是于道泉的译本。刘希武的五言古体诗风格,在原藏文基础上增加了不少诗意,也非常不错。如以下三首:

我欲顺伊心,佛法难兼顾。

我欲断情丝,对伊空辜负。

情痴急相问,能否长相依。

伊言除死别,决不愿生离。

情人我所欢,今作他人友。

卧病为卿思,清瘦如秋柳。

而我最喜欢的还是曾缄所译的七言绝句体,虽然确实跟藏文的直译有些出入,经他润色就完全的升华了意韵,简直就是二度创作,估计后来许多人再译的版本,都是在他的基础上再度发挥的。至于后来的后来,又有某某们的重译,吾之所见,觉得纯粹已是多余,因为曾缄已经是一座无法超越的巅峰,简直就是天合之作。众人所知流传最广的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就为曾缄所译,再来看看下面他另译的几首:

一自消魂那壁厢,至今寤寐不断忘。

当时交臂还相失,此后思君空断肠。

静时修止动修观,历历情人挂眼前。

肯把此心移学道,即生成佛有何难。

深怜密爱誓终身,忽抱琵琶向别人。

自理愁肠磨病骨,为卿憔悴欲成尘。

另有当代著名诗人伊沙根据不同的汉语译本,专门润色了所有仓央嘉措的情歌,还专门出版了两本关于仓央嘉措的专集。现在市面上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记,更有层出不穷的版本。有多少个译本就有多少种仓央嘉措的情诗,有多少种传说心中就有多少个不一样的仓央嘉措。可见古今现世又有多少膜拜仓央嘉措的屌丝加入进来,追寻他的传说,各自圆着自己的爱情梦。

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神奇,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仓央嘉措情歌,因为地域性太强,有着太纯粹的西藏化,加之文化背景和语言的落差,对汉语读者群而言实在存在很深的隔膜,唯有把它彻底地汉化,吻合汉人和现代人的审美要求,使它更文人化、文艺化、时尚化,才能在汉人的世界里流传更广泛,于是传说就真的成了道听途说,又由得史学家要费尽口舌去论证了。

早几年在佛山跟几个文友聚会,席间有位诗人兴致所至,要为大家清唱一首仓央嘉措的情歌,开口唱起了就是那首曾经由朱哲琴演唱的《信徒》,看着大家脸上泛起虔诚感动的神情,当时那种氛围,我实在不忍扫了大家的雅兴,来纠正这种谬误。曾几何我也深信不疑,第一次阅读邂逅就俘获了我的心,被这首所谓的仓央嘉措情歌所打动所迷醉,多么美丽的一个谬误啊!那种感动深入心扉。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个歌词,知道并爱上仓央嘉措,真的无法知道这首歌词的原作者是欢喜还是郁闷?真实的仓央嘉措和真实的仓央嘉措情歌,被包裹在扑朔迷离的史料和传说当中,随着历史的氤氲迷漫开来,给我们留下幻化完美的故事和形象。

就象我自己痴迷纳兰容若的词一样,常常记不起哪一句认为最美的词句,我就想都归属到纳兰的名下,觉得只有纳兰我心中的神,才写得出如此空前绝后的佳句来,请大家体谅我的可笑与痴心,实在情非得已。忽略了善变的历史而选择不灭的神话,我们终究选择了因爱生信。以讹传讹这是一种普遍的心态,我们又何苦和史料去较真,那是专业学者的事情,与卿何干,我们只管顶礼膜拜我们心中的神就好了。

隔着岁月的河,站在今世的红尘,望着彼岸走来的华仪锦心、至情至性的青年男子——仓央嘉措向我走来,心里涌起阵阵莫名的感怀。这一瞬,竟然有泪滴落。原谅我是如此的多愁善感,禁不住端坐电脑前一字一句敲下这荡气回肠的章。在无常的婆娑世界里,历史遗留太多的谜,那些交代不清的空白,就有了爱戴他的人任意遐想的土壤,滋生出一朵朵绚丽的花,弥补我们向往的一种尘缘梦想

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,是神王,是情圣,是诗人。他在人世间逗留过,虽然仅有短短二十多年。也许他在人世间短暂逗留,仿佛就是要世人留下这些瑰丽的诗篇,他的使命就是来歌颂这百转千回的爱情真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9月于深圳福田福宇轩

朱蔓青:女,原名朱正安,职业作家、画家,艺术评论家。中外散文诗学会深圳分会副主席,中美国际易经学会理事,深圳市某杂志社执行主编。

   

<< 要么微笑,要么哭泣(后来改名为:... / 岁月的河流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五色莲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