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乐活吐槽

注:难得写的一篇小说,平时主要写散文,突然来了灵感熬了一个通宵,将近一万字的小说果然就新鲜出炉来了,赶着参加一个要截止的文学大赛活动,差点就放弃了,不想加个班也写出来了。可能有些地方还有些粗糙,来不及细细打磨,反而也就成了这一种风格了 。呵呵,还是喜欢以前那种小众情调的舒缓节奏,多方面尝试一下。端出来才算是一道菜,希望这文字的厨艺不至让大家反胃就好,各位朋友凑合着吃一回,谢谢大家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。 (后来改名为:石厦西村的笑与泪。为了配合参赛主题,但是我还是偏爱现在这个标题)  

 

要 么 微 笑 ,要 么 哭 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朱蔓青

吭哧吭哧爬上我住在石厦西村七楼的小小蜗居,终于把从吉之岛超市买来的大包小包生活用品挪到家里来,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,狠狠地喘了几口气。拿起一瓶椰子汁二三口喝尽,稍稍平息了这颗火烧火燎的心,顿时又觉得浑身不自在,嗅到一身臭汗,于是一刻也等不及了,抓件睡衣直奔洗手间,三下五除二褪尽罗衫,冲个凉先。

脱了衣服,打开热水器的开关,好象又不行了,再试试,还是不行,打不着火了。这罐煤气实在没用多久,电池也是刚换过的,昨晚还用得好好的,照例不会有什么问题。生活往往如此,总在关键之处掉链子,姑奶奶今天顶着寒风东奔西走了大半天,听说还有几号台风从惠州那边登陆,晚上要吹到深圳这边来,趁着台风未来之前,急急忙忙赶回家。此时多希望洗个痛快的热水澡,让温热的甘露冲洗我一身的疲惫,拂去我全身的油腻和尘屑。于是把开关拧过来又拧过去,电池取出来又塞回去,煤气罐摇一摇,又对着它敲打一番,丝毫无用。偶尔这个热水器也会跟我使使小性子,遇上夏天还好,洗个凉水澡也能对付。苍天啊,现在正是临近年关的寒冬腊月,求求你好了,我可经受不住这冷水的洗礼,那会把我折腾感冒着凉生病的。

这个热水器是刚来深圳时,表哥从一个辞职的同事那里接收的,刚开始用着还好好的,后来渐渐有些磕磕碰碰使用不利落了,每次有点小毛病,打电话叫表哥帮我捣腾一下又能顺畅好一阵。再后来认识勇,恋爱同居,捣腾热水器的事就被勇光荣的接管了。有次脱光衣服在洗手间,不知哪里不对劲,热水器又罢工了,气急败坏把勇叫过来,看着勇搞得一头汗一手油乌,敲敲打打一番捣弄,谢天谢地,它又能正常工作了。看着点着的火苗,水管里流出温暖舒适的水流,还是身边有个男人好啊,关键时刻就能派上用头,勇在我心中俨然是个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英雄!自从与勇分开之后,再也没有哪个男人会在我脱光衣服打不着火的时候,来敲打伺弄我的热水器了。

几次想扔了换个新的热水器,看它总还能凑合着用,就又不舍得花这个钱了,这次搬家,好一番犹豫,要还是不要,看在它搬家前后又能莫明其妙地正常运转,就又把它搬了过来,依旧陪着我继续漂泊在这个城市。

最烦人就是大冬天,它不动一丝声色地罢工着,怎么都点不着火,反到是我心头的火升腾起来了。可是这是样东西,不是人,没有感情没法跟你交流,你气也是白气了。以前每次跟勇闹别扭生气,俩人可以痛痛快快地吵一架,气急败坏还可以对着他做狮子吼,用粉拳掐他捶他撒点泼,然后等着他来哄,往往气没消又被他逗得破啼为笑,被他吻着我挂满泪花的脸颊,紧紧攥住我撒泼扭动的身体。这个时候不管我的心有多抗拒,还在气头上不能回心转意,身体却乖乖地投降了,柔绵无力地抗争几下,身体的欲望一点点被他点燃,然后彻底融化。这边的口舌战争刚刚结束,我们又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到床上,这番吵闹仿佛成了惯常的前戏,临时增添的那点小情趣,刚才的恨意和委屈,好像要使尽力气来报复对方一样,都淋漓尽致地要发泄到对方的身体里。

读大学时轻描淡写交往过一二个男朋友,临毕业说分就分了,不痛不痒的感觉,好象只是大学时光里打发无聊寂寞的玩伴而已,算不得正儿八经的恋爱。来深圳后认识了勇,这才是我真真正正第一次倾注了心血的恋爱。勇是我的初恋,所以爱得刻骨铭心,爱得支离破碎,爱得元气大伤。

有时大冬天的,这台热水器不管你心头的火焰窜多高,它无动于衷地冷漠总是让你束手无策,最终妥协的还是自己,每次冻得牙齿格格打架,混身发着颤,见水为净神速的冲个凉水澡,边打着摆子跳到床上卷个大棉被,把自己紧紧裹住取暖。想想以前大冬天还可以抱着勇取暖,现在却一个人冷清清的过。每次洗一回冷水澡,心里的伤感又会从头到脚浇得我透心凉,哽咽着摸几把泪,躺在床上抽泣一阵,渐渐疲倦昏沉地睡过去了。

在搬来石厦西村之前,刚来深圳时,住在罗湖区木头龙大约有四年的光景,当初来租房的时候正好是秋季转凉,路边一排桂花树散发的香气吸引了我,这一片有些破旧败落的老城区,住下后才知道周边物价出奇的贵,这里原是最早深圳成片的居民区,住的都是香港或本地的富裕户,住习惯了又不舍得挪窝了。刚来深圳不认识什么人,原来在长沙认识的一个出版商也来了深圳,一直非常欣赏我写的文字,他正和朋友投资做一些市场热销的图书,于是我就成了这两个出版商出书的工具,当了写稿的枪手。

刚开始还不会用电脑,收了三千元订金立马就去华强北置办了台电脑,直接摸索着打字写稿。断断续续二年的时间,我完成了出版商三四十万字的约稿,写了一系列顺应市场快餐式的图书,如风水、养生、经营管理、男女情感等这些流行题材。有时为了赶发行订货会的时间,昏天暗地的赶稿子,每天才睡二三个小时。困得不行,倒头就睡,稿子没写完,又睡不踏实,身子躺下脑子却没歇,刚缓过劲小睡一会,陡然会醒过来,马上又弹起来继续写,实在顶不住又躺一会。大热天的也没装台空调,一个小小电风扇24小时连轴的卷搅,由于坐的时间太长,高强度的集中精力,浑然不觉燥热难挡,等到身上背上都捂出痱子,还是交了稿子后,才发觉浑身这里不舒服那里不对劲来,完全累病了。

深圳夏天长,酷热难耐,记得第二次收的订金,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买了台空调。那一阵我仿佛只是为了写作才生存的,彻头彻尾成了一台写作机器。  

曾经创记录一个星期写了一本十二万多字的风水书,平均每天二万字的产量。记得最清楚,有个月靠写作赚了二万二千元,那是我来深圳最大的一笔收入。钱是结账到手了,体力透支让我犹如大病一场,不忍卒睹镜子里那个脸色发青,有着明显黑眼圈,满脸的痘痘,两眼呆滞,瘦得像个纸片人,那个一副残花败柳的衰样难道是我吗?对着镜子咧嘴苦笑,不想牵痛了满嘴的溃疡,好痛,歪嘴裂齿,真是面目狰狞。为了现实生活的这点蝇头小利,居然把我如花似玉的容貌摧残得不像个人样。

收到手上的钱没一丝喜悦,开心不起来,毕竟写的东西不是自己真正内心想写的,不过是迫于生计的违心之作。毕竟是对生活妥协,沦为写作枪手,缺乏对文学的真诚和敬畏心,想着亵渎了曾经的作家梦,都有点鄙视自己。书是按期交货出版了,稿费也如期拿到,却没丝毫成就感。不曾想到,接着还有最悲哀的事发生了,到手的钱还没捂热,姐姐从老家打来电话,得糖尿病的妈妈腿摔伤骨折要住院,真是感觉突然老天缺了个洞又要去补漏,凭空多出一笔开销来。最最心痛伤心的是妈妈病了,过度悲伤,一时惊愕得让我欲哭无泪。

心情郁闷腰酸背胀,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振作起来,满脑子想着赚钱的门路,要减轻家庭的负担。正想这出版商的书写完了,暂时告个段落,又寻思着要去哪找个稳定且高报酬的工作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身闲心是不敢闲的,总是有深层的危机感时时袭击我。

正焦虑绝境中,真是否极泰来,马上又有了好消息,大学同学帮我联系了一家行业报纸,人家看了我的资历,说是一去就能当个副刊版的责任编辑,也才二千八包食宿,那会儿是2002年,这种待遇除了勉强还是凑合,接受不了朝九晚五的正常上下班,哪里是我这种闲散惯了,每天睡到自然醒的人的作息时间,马上就回绝了。倒是表哥托朋友帮我介绍了份杂志做编辑的工作,一本生活类的时尚杂志,是双月刊二个月才出一期,做一期才三千元马马虎虎先做着吧,毕竟刚来深圳没有任何人脉和根基,当是积累拓展一下行业圈子。最合心意是弹性上班时间,一个月去一个星期或十天的样子,就能把工作处理好,有时间可以搞自己的创作或做别的兼职。

到福田区委附近的杂志社上班,要坐103B202路巴士晃晃悠悠一个多小时才能到,遇到塞车和暴雨天去一趟要二个多小时,有时临时通知开会,我赶到办公室多半会议已结束,要不直接赶上吃中饭。遇到忙的时候,这一趟来回路上消耗的时间太长了,感觉非常疲惫不堪。后来又找到一本商会的杂志做兼职,地点也在福田区,再从罗湖区跨福田区这样折腾也不是个事儿,寻思着还是要搬家,实在太不方便了。

心念一动有了搬家的冲动,要是找房屋中介公司找房子,怕又要多出一笔银子来,对于目前艰难困苦的我而言,姐姐下岗了,妈妈住院了,目前的自由职业,不稳定的收入,这节骨眼上,钱就是我的命啊,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,姑奶奶实在想要省了这笔钱。

看看时间凌晨快一点多了,那会儿QQ聊天室还没关闭,正热闹着呢。对,到QQ聊天室碰碰运气看,迅速发布了一条求租信息:求租福田区委附近单身公寓。此言一出立马引来各路蜂蝶,深夜里那点无聊寂寞全卸下了面具,褪除人性只剩下赤裸裸的兽性,还有愈夜愈膨胀的性之欲望。于是QQ小企鹅闪花眼,嘟嘟响过不停,纷纷加我要私聊。于是轮番来了要包养的、找一夜情的、做婚外情人的、出租半张床的,各色人等纷纷亮相,这架势把我气得够呛,碰上个稍微正常的就是要交友的,也会好奇看看对方何方神圣,就直接点视频,都没看到一个稍微顺眼模样周正养眼的帅哥,醒醒我的瞌睡神,不是傻傻呆呆,就是呆呆傻傻,歪瓜劣枣没个正型,只能全扔黑名单,多打一个字都嫌浪费时间,统统拉黑拉黑。就没有一个真正有租房信息的,全部拉黑那些人,还是不停有人要加入。

烦了,打算关了QQ关了电脑睡觉去了。可是不小心点来点去点错键,反到又加上了一个人,正想拉黑,说时迟那时快,对方迅速扔过来一条信息,这次果真有房出租,原来瞎撞乱碰到个老乡,他正好在众孚小学当老师,有个学生家长有房要出租。约好第二天过去看房,相同地段也看了几处,看上福强路上时尚名居有小区环境的一房一厅要租二千多大洋呢,依我目前行情,基本生存的摊子还不稳妥,自己还云英未嫁待价而沽,尚且除了靠天靠地靠自己外,还无人可投靠,想想还是省省吧,好歹还要为自己攒点嫁妆钱。没有太多考虑与犹豫,我这只苦命的小小鸟看来只能暂借城中村栖居。

   农民房位置在石厦西村城中村某一栋的七楼,三十左右平方米的空房,隔成一房一厅,卧室光线强还当西晒,客厅光线反而灰暗,厕所厨房阳台巴掌大,一个人嘛还能凑合着住,要是多来个人就会显得逼仄不堪,想想又不可能在这里住一辈子,说不定哪天飞黄腾达,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另择高枝了。老乡跟房东熟,还特别优惠了一百元,最后谈妥一千一百元成交,还有就是离单位实在近,走过去十来分钟就到了。于是请老乡在楼下的湘菜馆吃了饭,租房之事算是没太操心就弄好了,并如我所愿省了一笔中介费。

这个老乡虽说长得有几分猥琐,还挺热心的帮我忙前忙后搬东搬西,实在让我感激不尽,我还在心里指责自己太不该以貌取人,一副势利小人的小肚鸡肠,庆幸遇到这样热心肠的老乡。可是不过后来,猥琐男就是猥琐男,原来的火眼金睛并没看走眼,如果没有后来他在QQ上骚扰我,大家勉强还能做普通朋友。如果不是因为租房认识他,平时怕是正眼也不会多看一眼这种男人,于是拉黑他QQ,删除他电话。生活中他适时的出现,不过就是为了成全我租了这房子,成全我想省的那点房屋中介费,使命完成他就该走出我的视线彻底消失。

于是翻看了黄历择日搬家。城中村当然都是握手楼,阳台对着另一栋楼的阳台,也就是二米来的距离,刚搬进去,马上装了一个浴室用的防水窗帘,尽管把客厅的光源又遮挡了不少,除了不得已要到阳台来晒衣服,基本不到阳台活动,不想自己的生活在别人眼皮底下暴露无遗,也可能我太过于沉浸在一个人的孤单世界,偶然看到有男有女在对面阳台晃动,也没兴趣关注别人的隐私,所以一直没搞清对面到底住的什么人。

好在临近卧室的一栋楼只有五层楼高,这边视线还开阔,可以直接看到新洲南路上的马路风景,在靠近马路这边墙,放了一张一米五的床,放个电脑桌,一个小小衣柜,再放不下任何东西,基本我就在卧室活动,在家基本也就是在电脑前写稿,在网上看稿编辑、听音乐、看电影,看明星八卦每日新闻等,在家的娱乐一台电脑全部搞定。客厅放了一张一米五的书桌,同时也当饭桌,能利用的地方都塞得满满的书和杂志,在房间里要小心翼翼地走动,否则稍不小心就会碰到桌子角或茶几的锐利尖角,身上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的。一个小茶几跟沙发挤到一块去了,门边放了两个小书架,这些就是我的全部家当。搬家的时候累坏了二个搬运工,说好是7楼没有电梯,他们看着一个个打包好的纸箱,看我一脸刚出校门的青涩小丫头样,那包里能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,等到他们真正搬的时候,就叫苦不迭,一掂量才知道异常沉重。嚷嚷这是什么东东,是石头还是铁块啊,书啊,书是最沉的,这样来回搬到七楼,闪了我们的腰,你要赔钱啊。明明说好的价钱,二个工人最后怎么也要再加我一百元的搬运费,为那些沉重的书,我心里也有点心虚,后来讨价还价多收了八十元他们才走人。

刚住下两天,房间杂物和书都收拾得差不多了。电脑桌安放妥当,最紧要是开通网络,这根小小网线,它可是关系到我工作吃饭的重要家伙,打了天威有线的电话订了每月一百元的套餐,一次性交一年费用可优惠二百元。上午打的电话,说明天有人上门来安装,报了身份证和扣款的银行账号。下午正收拾着东西,就有人来敲门,会是谁呀?迟疑着开了一条门缝,门外站着一高大威猛的帅哥。噫!跟我前男友还有几分相似呢,对方表明身份是九楼的邻居,问我要不要分一条网络线,五十块钱一个月,以前的住户就是接他的网线,他知道人家搬走了,就直接来找我。我的妈呀又划算又方便,随便聊几句,一问果然跟我前男友还是福建福州一个地方的人呢,说话语气口音也极像了,纳闷一个地方的人还真长得款式相同呢!以后电脑有个三病两痛还可请他来帮我看看,真是送上门的方便。赶紧打电话取消了网络安装,天威那边幸亏还没来得及从银行帐号上把钱划走。

于是9楼的帅哥噌噌噌一溜小跑上楼,从他的楼上扔下根网线,我这边从窗口一接,他再下来跟我调试好,这就算把网络装好了。一切顺顺当当,大功告成,这个家总算全部安顿好了。累得躺在床上深呼吸几次,躺了好一会,慢慢缓过劲来,这心才算真真正正静下来。于是九楼的帅哥样貌浮现起来,当然令我想起的是前男友勇了,不禁又勾起了我的伤心往事,让我想起那个负心的人。心里早就想过一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他,告诫自己要把这个人从我记忆的心窝里硬生生挖掉,剐骨疗伤要舍得这个痛。不想记忆没挖走,反而越挖越深越血淋淋,反而融入了血脉骨髓。当初我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高大帅气的勇被他公司新来的女同事纠缠上了,男人也有经不住诱惑的时候,终是被我觉察到出轨的蛛丝马迹。我知道勇依然是爱着我的,我也还爱着他,只是爱情至上的我,心里眼里哪里容得了沙子,最终不顾勇的如何苦苦哀求,我还是绝断地要与他分手。后来勇的姐姐也多次出面调解,并替他弟弟求情,等我伤透了心觉得还是不能失去勇时,正当我渐渐回心转意之际,最终没有挽留的余地是,有一件事生生地断了我们再回头复合的路。那个女人怀上了勇的孩子,不哭不闹也不吃不喝,勇最终只好妥协地回到她的身边。

是的,当初怒放的稚嫩青春,正蓬勃盛开得美丽,哪经得这明镜般纯净的感情背叛,予我这可是天塌下来的一件大事。为什么快乐的日子总是这样短暂,总要有悲伤来点缀,那些山盟海誓,你怎么就单方面轻易毁约了,要我如何再去相信任何人。台湾歌星邓智化的颓废歌声响在耳边:别哭,我最爱的人,今夜我如昙花绽放,在最美的瞬那凋落,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……”那是我深切伤心的写照。初涉社会还不足以磨砺掉我身上的棱角,骄傲任性的我还没修炼到能有一颗成熟包容的心,我无法接纳这份蒙尘的爱情。这次打击,让我一蹶不振好长一段时间,等到我终于从沼泽里九死一生爬出来,我已不再相信爱情。从前那个有着粉红脸蛋露着迷人酒窝,稍稍圆润身材的小可爱消失了。我一时竟然消瘦了近十斤,从此一直保持这种纤弱身材再没胖过,这朵曾经饱满妖娆的鲜花,就在那年六月的夏天,彻底的凋落了,尔后只透着一股颓废的冷峻之美。

如今想想过去勇种种的好,想着我们曾经一见倾情的相遇,那些甜蜜温馨的往事,换到现在可能也会原谅他的,可是当初自己为什么就一根筋拧到底,非得要把彼此逼到绝境,岁月的沉淀真的可以让人改变心意吗?没有岁月可回头,也许再经历一回,可能还是当初分手的结果。是的,有多少爱可以重来,一江春水只能向东流,我的爱情也不能沾染半星污点,爱到尽头终究是分离,生活有时只能以离开来作为最后解决的方法。

对我这种从无任何运动的懒人,每天七楼上下一二趟,真是最好的锻炼,从最早搬到这里爬一趟要歇二三回的气喘吁吁,到如今不喘一口粗气爬上来,真是惊人的进步啊,不过前提是没有提拎任何重物才行哦。这几天赶上商会杂志要配合一个活动要赶时间,就要加班加点赶工了,今天校对完最后一稿,版面又作了些小调整,终于可以发排到印刷厂那边去印刷了,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。想着接下来几天,要好好在家悠闲放松一下,想着上下一趟楼多不容易,于是拖着疲劳的身体,又到吉之岛采购了一堆食物和生活用品,负重加上劳累,这双脚就如灌铅一样沉重。

反正我是喜欢当宅女,看看书发发呆,听听音乐上上网,再涂涂画画,胡思乱想做做梦,没重要的事坚决不出门。我喜欢躲在家里,不停的写作,沉浸在自己编造的故事里,我愿意倦缩在文字里,只有手下敲打的这些文字,才是我在生活里完全可以掌控的东西,才能完完全全释放我被生活重压离兮崩溃的心。我只能在文字、电影和音乐里寻求着和现实和谐共处的方式。我外表坚强内心软弱,唯一与现实抗衡的武器就是冷漠的外表,尖锐的面具是一块我面对残酷生活的挡箭牌。在命运的旷野里,我这颗随风飘零的种子,怎么就播洒在如此贫瘠的土地上,要如何开花发芽?要我独自忍受生活的摧残。

我打小的理想生活就是,比如在古代,最好投胎在个豪坤或什么员外这样的家庭,衣食无忧,平时就在家看看书弹弹琴,喝喝茶下下棋绣绣花,兴致来了也附点雅诗描画个什么的。白天嘛,到后花园赏赏花荡荡秋千,晚上呢赏赏月,天气好就出去踏踏青,或去附近寺庙拜拜观音烧烧香,算是走动活动一下筋骨。到了适婚年龄,再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,如果遇上个高富帅那就更美了美了,相夫教子的生活嘛,吃喝拉撒反正有丫环管家打理着,继续这种悠闲自在的生活,小女子也就这点出息和志向。

可是可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,况且生活在深圳这种以经济基础为前提的特区,又没能如愿投胎到个类似员外家的富裕家庭,那只能自己与天斗与地斗,自己武装起来与现实斗,靠天靠地靠自己了。一番曲折艰辛终于让我在事业上稍有成绩,生活的创伤被表面的鲜光靓丽所掩盖,残酷的生存压力没把我逼疯,却把我硬生生逼成了别人眼中的女强人了。其实地球人何尝不知道,这个所谓的女强人标签背后,一切的缘由是没遇到一个可托付终身的好男人,她只好孤身奋战在残酷现实中,这种女人是由泪水与苦难浸泡发酵生成的。

马上就要迈近年关了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我是如此渴望一场如雨的温流,冲刷掉我身体所有的疲劳,连带心底的那些忧郁也冲走。要知道冲凉可是我的一大爱好和享受啊,当水流从头顶倾泻而下的时候,一种前所未有的惬意遍布全身,感觉自己受到洗礼一般,曾经所有的哀伤与疼痛都得到了慰藉,好像可以洗涤我灵魂最深的悲哀,把我的所有疼痛与不适通通冲刷得干干净净,流水一点点抚慰着我心灵的创伤,让我全然地得到了释放。

打从初中开始读琼瑶阿姨的小说开始,我就以为自己是为了谱写一曲千古绝唱、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而应运而生的,一定有个生生世世相爱的人会追随我到天涯海角,无论贫穷与疾病都对我不离不弃,呵护我并爱我到永远。可是如今兜兜转转,在百转千回寻寻觅觅的路上,却屡屡撞得头破血流,如今伤痕累累身心疲惫,为什么总要让我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呢?为什么总要让我在爱情的疆场上伤得体无完肤呢?为什么就不能遇到一个男人坚定地跟我说:来吧,宝贝,跟我走吧,让我来保护你,我的一生一世只爱你。我就奢望生活这一点点温暖与情爱,怎么就那样难呢,如果苍天让我经历这些苦难,只是为了我以后美好幸福生活的考验,那么,够了!我真的受够了!受够了!何苦还要让我背上如此沉重的十字架,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,求求你帮帮我吧!呜呜……妈妈啊……妈妈啊……

面对生活你是哭泣或者微笑,白天我带上面具出行,把悲伤掩藏心底,面带微笑只是想证明我还具备活下去的生存能力,我不甘心服输。一个人的夜晚来临,那个微笑的面具令我窒息得透不过气来,那就让我换上哭泣的面具,尽情地彻底地把苦楚释放吧,我开张整个身心拥抱着这个世界的虚空,哭得肝肠寸断。

我一顿绝望地拍打着这个破热水器,怎么生活总是要跟我对抗啊,想洗个热水澡的小小愿望怎么都这样难啊,那些曾经说过要好好爱我一辈子的男人都走了,在单位要忍受那些无能的势利小人排挤,出版商没有一点同情心,只当我是一台写作机器去压榨,可怜的妈妈还受着病痛的折磨,好像什么事都有意要跟我做对一样。蓦地一股浓浓的悲哀涌上心头,心中积压的所有委屈与苦楚像喷泉一样,喷涌而出。呼!呼!呼!一阵台风呼啸而过,听到排气管卷走砸到地面的声音,暴虐的台风非常嚣张,排气孔一股强烈的寒风灌进来,我忘记了身体的刺骨寒冷,全身麻木冰凉,深切感觉到生活无处可逃的彻骨悲凉。我光着身子,披着浴巾蹲在洗手间里嚎啕大哭起来,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哭得歇斯底里,我摸索着又重新试着轻轻地微微地去拧那个开关,1秒、2秒、3秒,咝咝咝的气压声实在让人全身毛骨悚然,一阵莫名的恐惧向我袭来,慢慢感觉到有好重的煤气味了,还是不行,赶紧关上。

这时脑海有个念头只闪了一秒,我把心一横,大不了就煤气爆炸呗,一死百了。不管了……我站起来,脸上还挂着泪花,一副视死如归的决心,再一次去拧那个热水器的开关,心里默念着:1234……时间仿佛就此凝固,我的心仿佛也停止了跳动,世界死一般沉寂……

蓦然,一声巨响,一簇巨大的火苗从热水器里窜起来……“随之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的宁静……

朱蔓青:原名朱正安,网名五色莲,女,出生于湖南长沙,职业画家、作家、艺术评论家,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长沙美术家协会会员,现居深圳。现为中外散文学会广东深圳分会副主席,中美国际易经学会理事,曾担任深圳多家杂志执行主编。

从小受家兄书画篆刻家朱正文的影响,喜文喜画。兴趣爱好非常广泛,是位涉猎众多的杂家。曾从事室内设计、服装设计、平面设计等多项商业美术设计,并担任多家杂志的主编,从事命理风水及心理咨询师多年。创作民俗风格的美术作品主要流传日本,诸多美术作品被社会团体和个人收藏。大量散文、诗歌、评论、美术作品发表于海内外文艺刊物,作品多次得奖,个人事迹被众多媒体宣传报道。

邮箱:286511450@qq.com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<< 人物采访:璀璨人生苦寒来 ——记... / 那一世, 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五色莲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